欢迎您,晚上好! 2020年11月25日

塞外山茶香

 每年5月一到,塞北高原凛冽的寒风变得轻柔起来,如婴儿小手般软软地拂过山川、草地、河流,大地铺青叠翠,一派生机盎然。蓝天白云之下,各种野花沿着田间地头,漫过崇山峻岭,向着遥远逶迤的阴山峰顶一路进发,有的与山南的万千葱茏融为一体,熙熙攘攘地美丽一个夏天,把坚硬的阴山装扮得楚楚动人。

  在阴山北麓山势渐缓至更北的辽阔广袤草原之间,是大片起伏的丘陵山地,内蒙古武川县哈乐镇德胜营村就坐落在波峰浪谷中。

  在北方人的记忆中,茶是南方特产。早在十七世纪,万里茶道从福建崇安起始,一路向北,途经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山西、河北到达内蒙古呼和浩特后,换成驼队,由武川白道翻越重重阴山,经二连浩特出关进入蒙古、俄罗斯,再传入中亚和欧洲国家。这一茶叶重要商道,在历史的风雨中持续百年。

  所谓奇迹,就是把人们认为不可能的事变为现实。德胜营村的“晟源山茶专业合作社”,在本地一种特产的植物上大做文章。村民们利用黄芩种植生产加工的“塞外山茶”,从呼和浩特周边地区开拓市场,逐步远销北京、上海、长沙、武汉等地区,不仅成功实现茶市的逆袭突围,也为“大后山”人蹚出了一条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光明之路。

  黄芩,别名山茶根、土金茶根,是唇形科黄芩属多年生草本植物;肉质根茎肥厚,叶坚纸质,生于向阳草坡地、休荒地上……地处阴山北麓、海拔在1700米以上的武川县,气候冷凉,日照长,土质好,自古就是黄芩的最佳生长地。荒坡野地,高台断崖,一丛丛,一簇簇,只要有土的地方,黄芩无不展示其强大旺盛的生命力。

  关于黄芩的独特价值,有这样一则美好的传说。明朝李时珍,自幼聪明伶俐,好学上进,立志考取功名,光耀门庭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在十六岁时突患疾病,咳嗽不止,久治不愈,生命危在旦夕,方圆百里名医均束手无策。就在李时珍父母绝望之际,村里来了一位云游到此的道士。在给李时珍把脉后,开的药方是:黄芩30克,加水两盅,煎至一盅,连服半月。没想到,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黄芩,竟使李时珍起死回生。大病之后,李时珍起了悬壶济世、救苍生于病痛疾苦之念,随后他刻苦钻研医学,终成医林一代宗师。在其编著的《本草纲目》中,对黄芩推崇倍加,称“药中肯綮,如鼓应桴,医中之妙,有如此哉!”

  后人赋诗赞曰:“黄芩本是柔弱草,何曾枝头立噪鸟。时珍赞其桴鼓效,从此厥功垂本草。”

  这种其根可入药,其茎、叶经过蒸制等传统工序可加工成黄芩茶饮用,在民间已有上千年历史。但是山里人家庭作坊式的传统黄芩茶工艺并不适合工业化生产,所以这种品质俱佳的特产茶一直未能走出阴山的峰谷沟壑。

  带领村民规模化种植黄芩并加工成山茶,而后打开市场的,是德胜营村当地一位80后女娃子——王玲玲。

  高中毕业后返乡务工的王玲玲,多年来一直担任德胜营村村委会妇女主任。看着家乡父老日复一日地过着贫苦生活,王玲玲心急如焚。思索良久,她把目光锁定在漫山遍野生长的黄芩上。

  时年27岁的王玲玲和丈夫一起,联合本地的19户农民,创办了“武川县晟源山茶专业合作社”。为筹措资金,她申请了3万元无息贷款,拿出了结婚时父母给的3万元陪嫁,又向亲戚借了3万元,在村里盖起了4间厂房,购置了制茶机械,从此与黄芩山茶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经过几年的探索实践,夫妻俩一边钻研传统黄芩茶的制作工艺,一边抽时间到南方学习制茶工艺,最终将传统与现代制茶工艺结合,研究出了新型黄芩茶,色泽金黄、口感细腻、茶香四溢。他们还在黄芩的种植方式上进行了创新,参照南方茶园,将原来的平地种植改为了高垄种植,这样有利于黄芩生长、密植、节水,也便于田间管理,变一年采摘一茬为一年采摘两茬,产量和效益都翻了一番……黄芩由山间野草一跃变为致富之宝。

  挖到第一桶金后,她开始扩大再生产。采取合作社+农户+基地的发展模式,在村里旧厂房的基础上,又建起了2000平方米的标准化加工厂,山茶年产量8万斤,种植基地两处,引领农户种植山茶上千亩,并为当地不少农民解决了就业,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。

  创新是发展的动力。王玲玲带领合作社先后开发出“纯叶山茶”“玫瑰山茶”“百合山茶”“雪菊山茶”等40多个新品种,并申请注册了“塞外山茶”商标。同时,王玲玲的合作社积极推进两大产业一体化,以茶业为主题,以发展旅游为载体,推进茶园景区化,景区茶园化。通过开发系列茶旅产品,丰富茶旅内容,挖掘茶旅文化,打造独特的武川县茶旅品牌。目前,“塞外山茶”销往北京、天津、黑龙江等各地,王玲玲带领的合作社,为武川县开创了以本地产业带动群众脱贫的新模式。

  聊到未来发展,王玲玲目光炯炯,兴奋地说:“下一步在做好主打茶业的基础上,要以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为契机,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和黄芩系列的旅游纪念品开发。”她掩饰不住自豪的神情,让家乡的贫困户脱贫不是我的目标,带领父老乡亲致富奔小康才是我的梦想。山茶是美的象征,正如那首体现采茶时欢乐场面的《采茶歌》所唱:百花开放好春光,采茶姑娘满山岗。手提着篮儿将茶采,片片采来片片香。采到东来采到西,采茶姑娘笑眯眯。过去采茶为别人,如今采茶为自己。茶树发芽青又青,一棵嫩芽一颗心。轻轻摘来轻轻采,片片采来片片新。采满一筐又一筐,山前山后歌声响。今年茶山好收成,家家户户喜洋洋……

  正值盛夏时节,遥望远方是连绵起伏的阴山,近处是凝聚着心血和汗水的大片黄芩。处于最佳生长期的黄芩为壮阔的阴山铺就了天然地毯,黄芩浓绿细密的枝叶丛中,一枝枝坚韧的长茎上簇拥出靓丽的宝塔状蓝色花朵,自下而上开出一层层花蕾。蒙古高原浩荡的山风拂过,那一抹迷人的色彩,在风中悠然摇摆,似有一种意象化的思绪在无形中升腾……

  茶香满山,生生不息。

  (张鑫华 刘厚贵 作者单位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纪委监委)